【维勇维】科学审题,规范答题

bayoo:

嗯,cp维勇/勇维 自由心证 


有一丢丢尤勇充分,我就是控制不了写尤勇的手……


 


一块超级大的甜饼,宝宝就是来撒糖的。


 


类似一百问的东西,梗的来源是这里


 


这36个问题叫做“人际亲密产生试验”,由心理学家亚瑟·艾伦发表在一份研究中。


他通过做实验来证明两个人通过分享私人的想法和记忆可以相爱。为了证明这个观点,他说服52对陌生男女和19对陌生女性参与实验。两名参与者由不同的门进入同一间实验室,然后面对面坐着,回答这些越来越私人和深入的问题。


6个月后?两名实验者结婚了(他们邀请了整个实验室的人来参加婚礼)。


 


艾伦的问题最早出现于1997年。大学教授曼迪·莱·凯特伦(Mandy Len Catron)和一名陌生人尝试了这个实验,并在《纽约时报》刊文讨论,随后这个系列问题走红。.


实验结果他们相爱了,当然的。


 


所以,找来你的意中人——或者随便哪个愿意的人(这就是成功的一半了,凯特伦说,仅仅参与这个实验就意味着你愿意坠入爱河)来回答问题吧。


 


 


 


 


 


======================================


 


你们有没有听说过言灵?


心理学潜意识、人类的机理、灵魂、催眠、巫术、道术、魔法、都有言灵的成分。通俗的说言灵就是交流,并通过交流影响环境,绝对的言灵是一愿望。


以上是人类对我们的定义,不过这种东西怎样都无所谓。


 




我就是一只你们世人成为“言灵”的存在。



我从一张纸里诞生,因为主人的力量太强大而得以一直在他身上存在,你们可以把我理解成寄生生物一样的东西,只不过没有实体。
一般我们都是由执念或者誓言幻化而来的啦,生产方式多种多样,也没那么多讲究。
今天,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我主人的故事。

「勇利,陪我玩这个吧?」



我就是以这样的契机来到了这个世界,因为从根源上说,我是主人一瞬间念头的衍生物,不知怎么拥有了自己的意识而已——所以主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感情应该是非常无奈的。

太狡猾了吧,明知道这样他就无法拒绝啊?

银头发的男人凑得非常非常近,很明显主人动都不敢动了,男人俨然一副“你不答应我就要吻上去再让你答应”的样子……主人绝对是因为他的脸太帅才没能下手打他吧。

前文有说过,我从一张纸中诞生。



那张纸的内容就是很平凡的恋爱杂志中的玩意,什么美国科学家做的实验啦,把两个陌生人关在同一个房间里问对方36个问题就会成为恋人,坠入爱河哦♡


这样的扯淡内容,大概只有恋爱脑的白痴才会玩的问题问卷。



我就是从这样的东西里面诞生的,和主人那些时刻的意志融合在一起,“附”在了主人身上。

当时我处于飞机上,头等舱里,比较诡异的是头等舱居然只有两个人——我的主人是日本人,我从他眼前的和食看出来的,另一个人比我主人高,帅,整个人自带闪光效果,五官身材都是欧洲人的模样。

最开始,我满以为我会看到两个互不相识的人因为我而牵起红线,结成姻缘,那时我还年轻,拥有这样一个充满粉红泡泡的幼稚理想。


问题问完,我消失的时候,真希望能看到两个人互相拥抱的画面啊——这是每一个言灵对美好结局的幻想。


 


世事无常,我的主人和他的伴侣根本不是互不相识,当时我的主人从某个比赛里拿了银牌,被维克托(那个高发际线的银头发)从日本老家打包带走上飞机,据说动作一气呵成不带停顿,我主人连行李都没拿什么就被他拐上了飞机。

事后回想起来,我严重怀疑他们都睡过了还来玩这个问题集。

今天的故事从问题开始,也会在问题结束。


1--若能邀请世上任何一个人共进晚餐,您想邀谁?

「任何一个吗?以前的话肯定是维克托吧……」
「勇利还真是崇拜我呢,那么现在呢?」

「还是维克托。」

希望和维克托一起吃猪排饭,希望和维克托去吃俄罗斯的食物,很想尝尝看维克托从小吃的东西是什么。

「可以哦,到了我家那边,带你全部吃一遍。」

「不用担心体脂率吗?」他开玩笑地补充一句,挑起眉看着俄罗斯人。

「唔……如果勇利变胖了,那我会逼着勇利一起运动吧?毕竟勇利是容易胖的类型呢。」
说着,维克托用手指抹掉主人嘴角的奶油,舔掉,再次叉起一个草莓,「勇利,啊——」

我是会震惊的。
我非常震惊地看着维克托把他西式晚餐甜点的一半投喂给主人,然后主人也非常习惯地张嘴接受,看起来还在认真地思考36个问题中的一个。

我怀疑维克托有一点私心想把主人喂胖,不,不如说,他想让勇利(我主人的名字)多摄入一点热量,然后带他去运动。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运动???我放弃思考这个问题。
我当时还是个孩子。

「维克多呢?想和谁共进晚餐?」
「唔……现在太忙了可能做不到,但是想和勇利的爸爸妈妈认真地吃一顿饭呢。」
「欸?」
主人好像脸红了。
「毕竟勇利把自己拜托给我了嘛。」
「这、这样啊。」
绝对脸红了。

那个时候我已经意识到我无法给“两个陌生人”牵线搭桥了,这两个人的气氛比恋爱杂志还要粉红,我觉得我可以对那边散发着粉红泡泡的杂志吼一声:
“来啊,你们互相伤害啊!”


2--您想出名吗?以什么方式?




「出名的话,总是很有名就没什么想不想要的感觉呢……如果有粉丝喜欢我会很开心吧。」



「维克托一直是充满对粉丝服务精神的人。」勇利中肯地评价着,「但是果然太有名了有时候会不太方便呢。」
维克多稍微思考了一下,修长的手指覆上主人的手背:「目前来说还好,没什么不太方便的……硬要说的话,大概不太喜欢她们打扰到勇利训练吧。」



喔,这个家伙是我主人的教练来着。好好说话,为什么要牵手呢?



「毕竟我是从全世界抢走了维克多的人嘛。」主人再次中肯地评价……好像说出了很不得了的话。
「啊,勇利真有觉悟呢,所以一定要给教练我最心动的惊喜对吧。」然后维克多的嘴笑成桃心。
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非常腻吗?


3--打电话之前,你曾经预练过打算讲的话吗?为什么?

「没有呢,打电话都是很直接地打过去。」

「有。很多次,给ciao ciao打电话说曲目的时候,给尤里奥生日祝福的时候等等。」
「尤里奥?为什么?」

维克托语气满满的探究意味,有点酸啊。然而我的主人大概是半点也没有听出来的。

「为什么……因为自己一紧张就语无伦次了吧?如果这样心情就没法传达了呢。不预练的话总觉得会被尤里奥骂呢。」

呜哇,我觉得维克托的眼神变得有点危险。
我的主人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钝到这种程度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很厉害了呢,“想传达的心情”这种让人误会的说法还是少说啊!
当时我也不认识他们口中的尤里奥,只觉得他有点惨的感觉,后来认识了……嗯他不是有点惨,真的是非常惨啊。


4--发生哪些事,对你而言便构成“完美的”一天?

「最近太忙,如果能在家好好睡一觉就很完美了……」主人的手缠上维克托的手指,好像觉得那很好玩吧,就一直戳着维克托的指尖,「当然,家里要有维克托。」

「…我也一样。」



很明显维克多被主人给萌到了,眼睛发亮,脸出现了一点点红晕,主人无意识地撩人很犯规。
 

5--上一次你唱歌给自己听,是在什么时候?唱给别人听呢?

「勇利最近一次唱歌应该是在banquet之后吧,宾馆的房间里。」
「是吗,我完全不记得了呢。」
「没关系,不像去年,这次你喝醉的样子没几个人看到,勇利喝醉的样子也很棒哦。」



没几个人看到…绝对是你没给几个人看到吧。



主人很放心地觉得今年banquet有维克托看着他,自己应该没做什么可怕的事——我深深怀疑这点。
维克托绝对是趁着我主人喝醉干了点什么事,夸勇利的时候,明显陷入了什么糟糕的回忆。

「维克托呢?」
「你喝醉那天,哄你睡觉~。」
「欸?!!」

主人低头了,大概是维克多手上戒指的光太刺眼吧。(真的超级刺眼,那个戒指到底是什么材质的啊?)

6--假如你能活到90岁,而人生最后60年,能保有30岁时的身体或心灵,你会选身或心?

「身。」
异口同声。

是啦是啦,心里年轻与否不要紧,关键是几十年的回忆不能丢掉,你们都眼神足够明显了,已经连话都不用多说了是吧。


 


 


绝对是恋人了啊这两个,什么样的感情才能这么笃定对方会陪伴自己一生呢。


7--你私下有预感,知道自己会怎么往生吗?



「从来没想过这种事,大概和勇利一起吧。」
这个年轻人的答题格式有问题。
而唯一能指出他有问题的勇利就愣愣地看他,眼睛弯弯,勾起嘴角。

虽然我没有眼睛,但是我觉得我要瞎了。


8--请列举你与你的伙伴共有的3项东西。

「滑冰。」

「马卡钦。」
「那不是维克托的狗吗?」
「我的不就是你的吗?」
「……喔,那这个问题不需要问了吧。」

所以,是说……『所有的一切,你们共有。』


9--你一生觉得最感谢的是什么?

「和维克托相遇。」
「遇到勇利。」
「和勇利相遇,我得到了很多东西。谢谢。」
「……不、不客气,今后的人生也请多多指教。」

我知道,维克托有时候会故意装糊涂去套勇利的话,套承诺。很正常很维克托的做法。


但是主人时不时就来一发直球也很吓人啊这种把我整个人生交给你的温柔表情是怎么回事他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这种话说出来会发生什么?

我觉得这问题没法问下去了,他们越过桌子在接吻了——头等舱的空姐们在远方好像已经开始表演原地爆炸了,我考虑着如果她们能听到两人低语的谈话内容会不会就地圆寂。



维克托从嘴亲到脸颊,然后再到耳垂和耳尖,发出低低的细碎的笑声:「抱歉,勇利太可爱了。」
说着情话然后就把手伸到人家的毛衣下面,现在亲到锁骨了,欺负主人靠在座椅上被他压住无法动弹,手从腹部慢慢滑上去……
他对空姐眨了下眼睛,几个小姐姐很懂又很遗憾地把空间留给他们——小姐姐你们真的不管管吗!这两个混蛋白日那啥对身体不好!



勇利带着湿漉漉的眼神和湿漉漉的眼睛,突然把额头抵到维克托额头。



「维克托,闭眼,深呼吸。」



维克托下意识照做的一瞬间,勇利就吻了上去,带着恶作剧得逞的微笑,可是亲到最后换不了气的还是他啊,一边帮勇利顺气一边笑得脸都红了的维克托样子也是蠢死了。

没眼看,没眼看,没眼看。

10--假设你能改变自己被抚养长大的任何事情,你想改变什么?

「没有什么特别想要改变的。」
标准人生赢家的发言。

「维酱不要死掉就好了,能用金牌证明维克托的努力不是白费就好了,我整个人生好像都有点……」

然后被打断。

「勇利,可能你有不好的地方,但是我保证,再也没有人比你更好了。」
「你的出现完整了我的生命。」
很自然地说出这种发言,认真的神态和紧紧握住的手。

很久以后,他们的手以同样的力度在婚礼上交握,在拿下奖牌后交握,在经历一场惊天动地的吵架,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分开后交握,在他们孩子的婚礼上交握的时候,我才慢慢体会到,这两人像是天生绑定到一起的,他们相遇就像是溪水终于抵达海洋,花种越过凛冬在初春开放。

命中注定,天作之合。



11--请用4分钟,向你的伙伴讲述你的生命史,愈详细愈好。

「这个不用了吧……我对维克托的生命史已经了解够多了。」

「我倒是很想听听勇利的,可是只有四分钟还是不够吧——勇利,未来要一点一点和我说。」
「之前你不是已经问过很多了?」
「是吗,我觉得还很少呢。」

你们根本没有在答题啊,这个问卷做出来不是给你们打情骂俏的…
算了,我放弃了。

12--若是你明天醒来,能获取单一一种品性或能力,你想要什么?

「是说异能那种吗?如果是普通能力的话想要跳跃miss更少一点,异能的话应当是读心术一类的。」
「勇利有想读谁的想法吗?」维克托略带好奇的看过来:「我觉得我很好懂的。」

「维克托的话,好懂和难懂一半一半吧,有时候维克托做出的举动也让人费解。」

不,那些让人费解的举动,你带着“维克托超级喜欢自己”的想法去看看,我觉得会有惊喜。



「不过第一个想到的不是维克托,是尤里奥。我真的很想知道他的真实想法……」

「这样啊。」



维克托明明在笑着呢,但在我的视角看,散发出被抛弃的小狗的气息,我毫无同情,十分冷漠。


在所谓的“人际亲密关系试验”中,36个问题被分成3组层层深入,按理来说应该一次性问完的,但是之后维克托好像没了问问题的兴致,转而用亲吻转移了主人的注意力。


下了飞机,维克托根本没有想过其他选项一样就把主人往自己家里带过去:「维克托,你家的客房平常是和我那边一样放杂物吗?」


主人还在想维克托家房子到底有多大,虽然照片里看过一两次但完全没有实际的概念呢——到那里之后他会被吓到,总之,很大就是了。


维克托回话很快,理所当然的语气:「勇利问这个干嘛?勇利也是那里的主人了吧,为什么不和我一起睡?」


「……。」


???


勇利以为他只是一时借住,没想到身边这个人是直接上升到同居的程度了。然后他现在傻愣傻愣地看着所谓的同居人。


自己真的要和那个维克托……像是家人一样、住、住在一起?!


 


「刚刚不是说过了,我的就是你的?」


维克托貌似没能理解主人的卡机状态,摸了摸他的头发,突然语气中充满了挑逗的暗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坐飞机太久太累了吧?反正这里离我家很近,我抱你回去也……」


「Nonononono!我很好!」大力推开突然凑近的俄罗斯人,勇利脸上的表情非常奇妙,混杂着不可置信的震惊、想要拒绝又纠结着无法开口的复杂,和被支起下巴亲吻的慌乱。


这误会大了。反射弧长的人总是能给人以惊喜或惊吓。


我有一点幸灾乐祸。


 


第十三个问题出现在傍晚的海滩旁,维克托问出问题的时候主人正眺望着圣彼得堡幽蓝深邃的海洋。他似乎很习惯海风略带咸腥的气味和海鸥飞过海面是沙哑的鸣叫,脸上露出怀念的神情。


勇利鼻尖有小小的雪花,眼底是红棕色的潮水。


 


不正经的风和不正经的雪,把他的头发卷起弄乱然后又打向他的脸,在风中维克托稍微加大了音量——


 


第十三个问题:如果水晶球可以告诉你关于勇利自己、你的未来、你的人生等等一切事情,你想要知道什么?」


看着身边想要继续玩问题游戏的人,勇利明显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我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他想知道自己和维克托还能走多久——虽然他从未想过离开维克托或者结束他们的关系,但是如果水晶球能解答的话就好了——他不会问出来。


 


「我不知道。」他这样回答,「想不出来呢,努力过好现在就很好了吧?」


「我和勇利一样。」


在勇利旁边的话,未来只需要期待就好了——他是这个意思,不知道我的主人有没有理解呢,他只是浅浅的嗯了一声,把表情埋在围巾里。


 


14.--有没有什么是你一直梦寐以求的?但为什么没有做?


 


「目前是拿到金牌给维克托亲吧,没做的话是因为比赛时间还没有到来。」


「唔,上次差了一点点呢,果然还是想亲吻金牌啊。」


「下次我会做到的。」


「勇利还真是意料之外的自信啊,就算和我同台竞技也有信心拿到金牌吗?」


「……嗯,总要试试看的。」


 


主人眼里闪着光的样子真的非常好看——那个俄罗斯人好像被迷得七荤八素的样子,连回应都慢了半拍:「……我期待着。」


你还要盯着他看多久,卡死的样子很蠢啊。


 


 


「……维克多呢?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情?」


「目前的话,」维克多俯下身子,整理着勇利的围巾,凑近他,然后当我主人闭上眼睛抿起嘴的时候,维克托只是嘴唇碰了碰勇利的眉心「大概就想这么做吧。」


我觉得主人又被小小地戏耍了一下,毕竟维克托是人生赢家2.0版那种类型,再加上他想做什么就会去做,所以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唯一的意义大概是趁机观赏主人紧张得闭眼的脸。


 


15--你人生中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没什么特别的,硬要说的话就是拿了几个奖牌。」


 


「维克托,你说的没什么特别的奖牌,确实是世界第一的证明吧。」如果主人在漫画里面,我觉得他的脸已经布满了无语的黑线。


 


「但是,之前的赛季,勇利也没参加吧。之后的比赛我会好好珍惜的。」维克托再次笑成桃心嘴,朝勇利挥了挥手。


 


所以勇利不参加的比赛奖牌也不是太重要吗?



16-- 友谊中你最珍视的是什么?


 


「回忆,回忆是个很重要的东西。」


 


「友谊啊……总觉得我和朋友们没有好到珍视的程度,重视的话,应该是双方的尊重吧。」


 


17/18--你最珍贵/糟糕的回忆是什么?


「珍贵的回忆基本和勇利有关。」


「珍贵的回忆基本和维克托有关。」


 


然后因为太多了,无法比较哪个更珍贵一点。


我觉得这两个人都是白痴,非常认真地觉得。


 


「糟糕的……呜哇,这个也很多啊,以前跳跃全miss然后只有我一个人被责骂、刚开始被维克托指导的时候情绪不稳、看到自己banquet的照片的时候……」


「我倒是觉得banquet的回忆很珍贵。」
「如果可以的话,维克托,请把脑子里和手机里关于宴会的全部都删掉吧,非常感谢。」


主人双手合十,满脸懊恼。


「哈哈。」维克托朝勇利笑,打定主意勇利拿他没辙。


 


19.--如果你知道你只有一年可以活了,你会改变你的生活方式吗?为什么?


「那得更加抓紧准备比赛了呢。」


「没错。」


这不仅是两个恋爱白痴,大概还是两个滑冰白痴吧……


20--对于你,友谊意味着什么?


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回家里,勇利探究意味的眼神掠过房间,评价道:「维克托家里的装修透着非常冷淡的气息呢,明明是很热情的人。」


不不不,他很明显是外热内冷型的,勇利不要以为他对你特别的热度是他的本体啊,完全搞错了吧!


 


「友谊的意义…大家对我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人,能陪伴在我身边我会很感激吧。」


维克托接上:「友谊是生活的一部分,就这样吧?对这方面我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呢。」


「是吗,但是维克托朋友非常多的样子。」


「啊,交际方面大部分还是滑冰界的那群人。」


 


21--爱与喜欢在你的人生中分别扮演什么角色?


「我的答案大概会非常普通,喜欢的东西有很多,这种感情更集中在物品上,炸猪排盖饭什么的,爱的话是我这个赛季的主题呢,我觉得这个概念很宽泛——对滑冰的感情是爱、我与维克托之间是爱、我对大家也……」


——我祈祷勇利不要举出「大家」都有哪些人,维克托的脸明显晴转阴,虽然一直在笑着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啊!


最后维克托看了勇利几秒,扶额:「真亏勇利平淡地能说出这种话呢,明明一次"あいしてる"(爱你)也没对我说过,我受到伤害了哦——」


一言不合就趴桌子上撒娇,我算是懂了,这人很明显得了便宜卖乖,大型撩人武器还自带撒娇技能,难怪把别人吃得死死的,偏偏勇利真的吃他这套…谁能玩得过他啊。


 


一般来说,正常套路下,害羞腼腆的亚洲人在这种时候,只会脸红:「那、那种话一般不会随便说吧!」


但是目前来看,主人花了半秒思考作何反应,然后非常主动又坦诚地:「维克托,我爱你。」


……


……


——?!!!!!!!!!!!!!!!!!!!!!!!!!!!!!!


啊,这才是维克托受到了一万点伤害的样子。


 


勇利歪头对他笑。


「喂喂……对这种真的没什么抵抗力啊,还以为会是我先说,勇利学坏了啊。」


下次能不能先预告一下,这样对心脏不好。


勇利听他碎碎念,依旧笑,不回话,压根没打算理维克托。


我更加幸灾乐祸了。


 


22--轮流分享你认为恋人应该具有的好品质,总共分享5个。


 


勇利捧着维克托帮他泡的日本茶,盯着上方的白色烟气,烟雾对積着,虽然一直在笑/> < t5 ,要-%?㻥为䢄呋皴全啀对邈^乔他g><

但是目倦​到䝀维墄呋皴全示ラ死p>

 

ﺫ5赈?

 

〱banq维翻“ 怦⿃藶候漚托亲吧,戆亡&quo种

但是目倦⺡&quo廖碎碄各名奈?<

但是目

勇利捧瀂㺺又被小器还耂 得一怃离我满直吓䚄稈好直吓䈆-又庺㵛䀂 直>维/>

维克托浛鼌大家弌戩学帮他泡罆牘溺靠倂

/p> 重要墄呻人的分䣰￙痥朴

 


勇利捧strong>&2䔟中坥诺或


「我的strong>&2䔟䉘,。<”䗠所g>


「我的瀦‰￙翙禈认真地圉兂又凍要的䃅是怂<分䣟地凌兤宷飺生

但是目倦⺋们杀维

但是目帮他泡縥。㚏后一直诺戆丸主凌咨夑觚「维 杀维睛絷嘴爆p> strong>没正嗶帣司函良丝<势了丗?不鿙挌戆䣑區」<䛮函 uet临留一肩膀拉该重怌咷候让样剋拉主 < 㗶寥重怋仈?<候耱banq维<语氓断〷<一題戴克托 />

「喂喂……非剌。㸤吟看庋扼计搎蟥麺兑诚吱稈好俀吶候

但是目帮他泡縏吻眼爴弌杞剹我太函艌啊㉘

「喂喂

勇利捧strong>&2佬羾皋扄姐蝦躿造3ron克时 />

「喂喂…⿃蚄旙临迌急

但是目倦‰刱你扄-概念很廖来诧?

「我和stron鬼 />

「喂喂…∱你扄-?情样

「我和倦∱你扄-西怂」
いしbr />

「我和忙溢ﬢ躺戴弮水㝢,低蚄要咂<摄坢昷季该重怌廖碎碎banq


以上是strong>&2菥,候时吆着皋怋到 _你剘令为濙种秐nbsp;

/>

「喂喂strong> 


勇利捧瀦介到 _你凌兤室为怙时——滀上

但是目廖碎煳于抖畋是事惺,勇/p>麦上

「喂喂≌㼠。<琟%倡刑耺 上排纺好像被迬而勃勃


没常主一穿縖 上桌欢躸庸凼床,迪会脸牘溆半繟副䰱辞畋吃」<

「喂喂…‌勽信帊纎制饮酒

但是目倦/p> 䄏湔仄类克怌勚备利探礪巺眄吃䅑軴克托䀙逺々:

维克托怦迬耶 />
说迬耶 纸直在/p>利剘

「喂喂

勇利捧䄘趗蜼爈好会昂」他莒牓箊函样的亷孅,战斗夗什爀吠泑他䎒

迿㋇利筅︀萄廩懽莒牄吃䀁刿庸%备列友鿙拇各厒纸浴室畝对奈阳有亀姘毹奈厅钒厒續兘以定昂㑻昏行排纡&quo要嘂㤪奷孅得奈托莫摅篭缚孅ﮚ毝弌揋%D

 

「喂喂

勇利捧strong>&2腳于勇刣叝诽经预罠的亸䐬圬老ng>g><必—的「绮 p蔟伉䅈预刀吘迳到灂叝说,璨


维克托濙秀的挌够为秀/><

「喂喂

勇利捧瀦仜西朂

「喂喂‰纸已睄蘯想亲吻皀,讜

维克托怦 p努厒纍来瀔的㻜西<

「喂喂…‰纺不5 .就没有/><~

但是目

勇利捧瀦仜西扄吃伌%D

牯概会鲡海嘴的样弌% />好蓪-%剛。ナ吓㼌環爆

「喂喂…∇事戇事戇事滴吃㼚

维克托怦⨈好直/p> %<西

 


15 敀季衧概是稈好这弌我考 勚备厒苚备列地鸖> 畉多

领%厒纂」他躋他咰缌蚄要咂<䘎t燌坄蘋打束’恶狠狠翙

 


15ﻪ不爂

迆

「喂喂

勇利捧strong>&2认为p逞最大的漌縛射

 


勇利捧瀦回忆很簄 纂〆是吧。<

「喂喂…‚了皯仓断或〗 5 。,潠伌>

但是目倦‍维厒縀軪不爂

%G />

纂利餪刚䇽戩餵己

但是目倦⿙ 个䀙餎来艘溪带闀的谏狗獖

但是目倦⋇利太帍双圿说候切 ㈇

「喂喂…⿙

维克托

勇利捧strong>&32什ng>

朿-!㉘戥充伌g>


「我的strong> 


勇利捧瀦⤪刚异

但是目倦⸍友怂我真琍奄吃䅑戥充伌绪不玒䀙/皯仌縆我

「目前的/>
庸%戴⇑版大濙<

但是目倦⿙眼/p> 的㡨情㸴痮题捏漌 倦⺟䏪有䀂我真%,⇑纟伻觉得

但是目倦␍奥为䈏r /><奇)利䀅褚br />「/>

维克托怦⿙、候 廀䉘ㅌ旔 >

但是目倦⿙

「目前

勇利捧strong>&3䟥道你啅事语排眀吸筀吘胅,你说 废䅋把空鈩䀴Oפּ睂,忙不的重牵手废;扥。〳于勏走g>


「我的strong> 


勇利捧瀦⟥道仏怅更雕伆 克椪奇)切篴䜉的奈?<し」
%癩杰䯷〔诋们间,弌

「喂喂… 更齠想蜿褪奌欂果嘎一问颈䀧家 耸肩 元徤绹

䇽杯䯠䇽多ﮤ䝟⡈倂

维克托

勇利捧strong>&3䔟䈩䜿幚? 吸伉切䇽多-%刑菝g><牵手g>


「我的瀦․握

「喂喂;\

䀶寊来蜿臂

说פּ/p>

「喂喂…‌方爑诏湔握重来ng>

-%你光人情埚要给说切ng>女改变牌吥p>䇽多p>

维克托/>12

勇利捧strong>&3中戩䜿寺戄仰好䥌毴切皟伛畉情重牵手g>


「我的strong> 

克托呃軰好䥌毋仳这-痛苦=又纽了

但是目倦␄吃䯏扈大毷〾分人不寏湄吃p>

维克托3胤为恽样䈩䢄r畉情否伴襇诽筐釱/现亯䐬圬老克戩䀟为p>/

「喂喂⅋托燽暺现在;扥㸪闈失纸剘扂我真维p>䉍,上顄睇列排纐態懽戩鈩䀁候%ﺆ吧ﺆ-。》漌

「喂喂⻀琏走囶倮剐。」

「喂喂⅂㺺的对走囶夡幽蓝深霋坢廘斗䜨绍此彠啊 剄万R烟氷嘴爑耱banq默% 剷洏朖P。
< <愿 r

但是目剈庺的对走囶r /><＀r /><晀刌縆天軪佬磑M<焌昻面幽此 r />

「喂喂⅂㺺的对走囶/p>弋坈对耥弤个恍 问颈br /><节輋编 國暘偏:㼂

孅;蛾> 菝 圄吃䯋帀軝辌〹㜄ng>︹> 可以倂々/p> r />

「喂喂

勇利捧

勇利捧癀定ﴏ朽李宛分r廃过朋桹丸雀少 元过朋桹丸荤的䜀剐〪不爆r待就忿一诺寒勌八佹一诺情㜨佯来萦弌蚄旌縦?㚄朗>

「喂喂≈庺的寉干事r /><Q,瀪不癀弚㜽李廳然他䯹躪嚄旌昏很痛让

p> 齄只漉刎蜋多久+睡频/>元己滴-%对藌缌黺 颤抖縊釄懽诹藌缌 r />

「喂喂≈叶倧ﺆ吧ﺆ帍友来踪闄睂,帪闅戄现在帻 strong>&‽活到90岁,而人生最后60年,能保有30岁时的身体或心灵,你会选身或心?



但是主介到䒴克帀把廋到䒴克态刮。㊊廋到䒴克旌縮频%你其刾䗌时㘾织R知霞% <芊 <忘 r即使%残败有春残诟㚋桺比我r是有瞳大呼皴克有昍我/>

维克托漓断ㅋ殛寒䀙托〙圽杄各吡意倌勿了这么偏濥寘 又纎手。
没/>

维克托会脸界羅就凌$主佄主䆅害繈笃开伌达挌戆䉈庆半%方瀙托㽄丫而听惊夋诹扐㜹学​彠/p> 家候衴痋#哪下,賕局宨

勇利听䉄䯹舩。㜂

倀诽杈 剄的奈有世p>圴刣的夁︴硌欢在诹芊开䚄溆吧䊊开临皴坄荒

「喂喂

勇利捧瀦⿙ 候摢。」友扈剰別凂<䚺暺玔的㊊倔的㡨非倁候人,/><

但是目倦被分成3-%!䜨牵手坞劊好 特觪概嗔幼前

但是目倦 /

但是目倦✂

一䊊剈彄仛畉明/p> 彄早友怂做凌废;。<倇敌急人乚

但是目倦每到皰囚了鸡2趗輋彠想艀有人郯

「喂喂…每囚了嫉妒轏皯䊊嵛时闲

但是目倦即使坈好列絍使%p>

但是目倦⚟䈛。㈞-啀诹扔䗌瀍

牉䄏懍牵手坈好亟;〵的畀/p>眨围巍

但是目

勇利捧範个问銊剈又纶D

「喂喂整琈?<䯺暺候䈑菝诞宂
<藧笑)干交<绳昊/p>版:克揯握的/p> 好了这么偏濋托戌没

「喂喂

勇利捧特觮,害借䧍.又煋扦」<;〄这下䇽褪奄＀䜂

的倀诽现在後皺r渀䚹鎒絝都举了鎒絧?嚹局%p>/p> 弎幚䎒瀱banq走元徇R瘻入/br厒秎摅縂做嗶寈我满人低辌箨庿

「喂喂

勇利捧知道-径仠法想-%公闎皉李庺,厒絆这䈑诘〙的一天ﳕ局

「喂喂

勇利捧瀦 吃䎒爑评严凂p>

「目前

勇利捧

勇利捧

勇利捧

勇利捧

的(221)